龙美术馆(浦东馆)综合展

龙美术馆(浦东馆)综合展

  • 1347 喜欢
  • 33361 关注
优惠:

此为代售项目,不参与优惠活动,不支持瓦币及点卡支付。

演出简介

龙美术馆(浦东馆)综合展

 

龙美术馆(浦东馆)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罗山路2255弄210号,于2012年12月正式开馆, 建筑总面积约为10000平方米。由中国建筑师仲松负责设计改造,建筑外观呈方形布局,以浅灰白色为基调,花岗岩为主体建材,突显东方式的极致简约和纯粹内敛。
美术馆主体建筑共分四层,地下一层为公共教育区域,设有图书阅览室、学术报告厅等,一层展厅主要展出主题多样的当代艺术,并设有艺术商店,艺术咖啡馆等休闲设施;二层展厅为独具特色的“红色经典”艺术常设展区,全面而系统地展现了中国革命题材主题创作从延安时期至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全貌。三层为中国传统艺术的常设和临时展厅,以书画艺术为主,还设有中国古代器物和家具的展示空间。

演出攻略

购票须知


    

11月普通票:  格瓦拉专享价40元(原价50元)

2017.11.1-11.30期间,除闭馆日均可至龙美术馆(浦东馆)观展

 

展馆信息

龙美术馆(浦东馆)

开馆时间:周二至周日10:00-17:30,周一闭馆,每日16:30停止进场

每月第一个周二为免费开放日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罗山路2255弄210号

除特展外,龙美术馆常驻展品展出凭格瓦拉通票皆可参观。

请勿带水等杂物入馆观展,请配合场馆工作人员安排寄存。


西岸馆购票:http://www.gewara.com/drama/180050701

优惠信息
凭有效证件,中小学免票(含高中);70岁以上老人享受半票。
25人(含)以上至49人团体9折,50人(含)以上团体8折。
团体票需提前1天预约,且不与其他优惠叠加。
如需购买优惠门票,请至龙美术馆(浦东馆)现场购买
 
场馆服务
导览费用
25人(含)以下
80元/次 26人(含)以上费用叠加,导览需提前2天预约

残疾服务
为服务行动不便的参观民众,本馆服务台可凭身份证和押金100元租借轮椅。
若需相关协助,请洽展览馆服务台人员,联系电话 86 21-68778787-8000

 

无线网络
全馆提供免费公共无线网络,供观众使用。


交通信息
龙美术馆(浦东馆)
交通信息
地铁:七号线 花木路站(出站后步行15分钟)
公交:浦东22路 罗山路-花木路站

 

 

温馨提示

请勿带水等杂物入馆观展,请配合场馆工作人员安排寄存;
此展览为现场取票:凭验证短信至展馆大门口艺术商店处格瓦拉自助机取票入场;
购票下单成功后需在15分钟内完成支付,未支付成功的订单,将在下单15分钟后系统自动取消,释放价位将重新开放购买,请大家及时刷新购票页面进行购买;
请您保存好购买到的票品,因演出票特殊性遗失不补,且无法挂失,请您见谅;
客服服务热线400-133-8888;服务时间为9:00-21:00。


展览详情


    

【近期展览】

 

人间处处有如意:龙美术馆如意与瓷器特展

 

展期: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

主办单位:龙美术馆
展览地点:龙美术馆(浦东馆)三楼

 

关于展览

 

    “吉祥如意”、“万事如意”、“新春如意”等祝语是华人文化圈无论是平时或年节最常用的祝福吉祥语之一,而今日我们脱口而出、习以为常的“如意”二字,实则承载着自古以来深邃又丰富的中华文化内涵。作为形而上的概念,“如意”一词早于《汉书》中就已出现,其时已是带有吉祥含义的好词,也曾作为刘姓皇族成员的名字。作为形而下的概念,“如意”是古代生活所遗留的最迷人的物质细节之一。

 

铜鎏金嵌料石冰梅纹钟表如意

清 乾隆

©龙美术馆

 

御制和阗白玉御制诗“赶珠云龙”如意

清 乾隆

©龙美术馆

 

    “如意”与今日生活中俗称的“痒痒挠儿”、古代文献中所谓“爪杖”的搔背工具有着密切的关联,从各种文献上的记载可知如意为古代僧侣用于讲经时记录经文备忘用,或可做搔背工具。考古发掘成果证实我国早在先秦时期已经有了如意。

 

白玉雕双蝠捧寿纹如意

清 乾隆

©龙美术馆

 

白玉福自天来人物山水纹如意

清 乾隆

 ©龙美术馆

 

    本次展览,将展出6件如意、13件瓷器、1件绘画、1件织锦、1件拓本,以及丰富的图像资料。通过展览,让我们了解到唐代为如意形制发展的转折期,伴随着晚唐以后士族社会的瓦解,曾被作为贵族论辩活动所使用的如意的发展一度陷于停滞,直到宋代,士人阶层的地位提高,追求高雅精致的古典审美倾向,如意再度兴起成为一种与文化生活密切相关的道具。而从普通的日用器具慢慢演变为上层人士身份及权位的象征,佛教同时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作用。到了明代晚期,如意成为文人书房必备的陈设。

 

黄玉“一束莲”如意

清 乾隆

©龙美术馆

 

    清代,如意的发展终于到达极致顶峰,成为文人雅士及权贵身份的代表与珍玩。虽然麈尾与如意在古代同样是具有“拂秽清暑”等生活上的实质功能,也曾是清谈名士及领袖人物代表特殊身份与地位的象征道具,但是相对于在宋代以后麈尾逐渐走向没落,如意却因外形不断演变、材料及工艺日渐华美、吉祥含义愈益丰富而在清代盛行不衰,如意相关纹饰也被广泛利用于工艺美术领域。

 

陈洪绶 清供图

134×53cm 1625年

©龙美术馆

 

织锦蟒纹镜心

106.5×88cm 清早期

©龙美术馆

 

    时至今日,“如意”纹样仍然承载着绵长的中国吉祥文化意蕴,活跃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而包含“如意”的词语则成为华人口中最熟悉美好的祝语。

 

仿汝双耳瓶

清 乾隆

©龙美术馆

 

斗彩加粉彩描金“如意蕃莲”图撇口荸荠瓶

清 乾隆

 ©龙美术馆

 

斗彩加粉彩吉庆有余婴戏图罐

高9.2cm 清乾隆

©龙美术馆

 

 

 

 

“景宋——汤哲明中国画展”

 

展期:2016年12月29日开展
策展人:熊宜敬
主办单位:龙美术馆
展览地点:龙美术馆(浦东馆)

汤哲明,1970年出生于上海。200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专业,获博士学位。曾就职于上海书画出版社,历任副总编、副编审等职,现执教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汤哲明横跨多个领域,于美术史论、国画创作、艺术市场研究等领域均有独到见解,且在各个领域均有着很高的建树,称得上是当今艺坛难得的全能型画家。作为一名专业的史论家,他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画史画论的研究,以艺术评论鉴赏而知名。从早年著作《多元化的启导》,到近年的《国画之江南》等,其见解独到的史论文章让人向若而叹。


 

作为画家,汤哲明从事山水画创作三十载,以高度的实践精神在绘画上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汤哲明醉心于两宋尤其是北宋山水画的厚重磅礴、包罗万象,以山水画名世,兼擅人物、花鸟、鞍马等,这主要得益于他宏观的绘画史观和精湛的笔墨表现能力。其笔下的山水画摆脱了明清以降山水画渐趋程式化的藩篱,由近代张爰、谢稚柳、吴倩庵诸家而直登宋画之堂奥,尤于李咸熙、郭河阳两家耽习日深,所以观其山水画在格体上颇得郭河阳所倡“铺舒为宏图而无余,消缩为小景而不少”之旨。此外,他的山水画将几已失传的“界画”形式再现,并将古典界画题材与现代新意相融合,使其山水画于“复古”中亦体现出时代的“摩登”。

此次展览共展出作品80余件,皆为汤哲明近十余年创作之佳构巨制,可以说也是其自习画以来所取得成就的第一次系统的对外展示,涵盖了山水、花卉、宫室、人物、禽鸟诸科,使观者能真正领略到其在绘画领域的全面性。展览代表作品有师法唐宋界画题材的巨制《阿房宫图》,追求以诗入画的杜甫诗意题材长卷《杜陵秋兴》,取法郎世宁、马晋鞍马题材的《秋郊牧马》,取法赵伯驹、吴倩庵青绿山水雪景题材的《秦雪图》、《峒关浦雪》以及师造化写生题材的《石梁飞瀑》等近年力作。通过展览,观众将得以全面、深入的了解他为振兴传统中国画所作的努力与探索,感受他于中国传统书画严肃且严谨的治学态度。

汤哲明是一位有见识、有追求、有坚持的画家,他曾自叙:“我愿以此生的努力与修为,在传承经典并令之再发新枝的事业中,略尽绵薄之力。”在纷乱庞杂、乱象丛生的当今艺坛,汤哲明能拥有坚定的信念、保持清醒的态度、秉持锲而不舍的精神,实属难能可贵。

 

部分作品介绍

 

《阿房宫图》图一 作于2012年

《阿房宫图》图二 作于2012年

 

《秋郊牧马》 作于2013年

 

十万图册·万点青莲33×26cm

 

十万图册·万峰积雪33×26cm

 

十万图册·万松金阙33×26cm

 

小村幽居91×39cm

 

 

80后•08后——龙美术馆藏青年艺术家作品展
Works of Post 80’s after 2008 from Long Museum Collection

 


展览时间:2016年4月1日开展
展览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罗山路2255弄210号  龙美术馆(浦东馆)

社会对“新”的追逐已趋狂热,大大缩短了一切的代谢周期,艺术亦难偏安。随着“90后”艺术家的崭露头角,“80后”群体竟有了几分“老成”的味道,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坚力量也不可避免地经历着代际交替。这无疑引发了对于尚未迈入不惑之年,却也已远离象牙之塔的“80后”艺术家们近况的持续关注。而从时间轴的另一端看去,2008年几可作为中国21世纪以来一个标志性的状态切片。即使是在八年后的今天,依旧重演着无数似曾相识与无可奈何。

本次展览即是基于这两个客观的时间节点,从龙美术馆馆藏体系中甄选并呈现了26位“80后”艺术家(出生于1980年至1988年)的41件“08后”作品(创作时间从2008年至2015年)。借此为滚滚向前的中国当代艺术提供一个回顾与审视的小契机。

展览第一部分“超验的日常”,通过高磊、夏禹、王岱山、李青、李鹏鹏、商成祥、刘超的作品,展现艺术家对生活中平凡对象的超验幻想和编码改造。囚禁于经纬坐标系中的飞机,散落桌面的琐碎松子壳,暮色四合时分的孤寂背影,旧窗棱里的异国风景,通往虚无之地的残破楼梯,废墟一般的满地碎墙……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在细节与场景之中,艺术家赋予为人熟知的日常图式以神秘性与陌生感,从而拓展了个体生命的外延,这或许是艺术对宏大叙事的底色在“80后”成长中逐渐褪去的一种回应与补偿。

第二部分“次要的主体”,展出了赵要、李姝睿、黄世常、胡诚的作品。相较于前一部分,作品或多或少地越过了对现实的指涉,突出了视觉的自由与趣味。取材自思维游戏的几何图形,消解空间后视网膜上光色的幻影,或沉郁苍茫或淡逸从容的涂鸦,是艺术家深具实验性质的抒情和表达。“画什么并不重要”——选择抽象的绘画语言是对主体的策略性削弱,又或许是另一种巧妙的强调,但毋庸置疑的是重申了艺术纯粹的力量。

第三部分“观念的骨骼”中,翟倞、何翔宇和李铭燃的绘画与装置作品都选取了骷髅作为共同的主题。作品中手按书本低头沉思的骷髅,用玉料精雕几可乱真的骷髅,不锈钢锻造而成的巨型头骨,多元而大胆的材料运用充分地释放和传达了艺术家的观念。生命与死亡是知性追寻的永恒母题,每一代人都将给出自己的诠释。

第四部分“传统的变奏”,通过刘冰、刘天怜和彭斯的作品,呈现了传统与创新之间未曾割裂的联系。卢梭、弗里达的原始主义在刘冰的密林中蓬勃生长,抽象艺术与观念艺术再造了刘天怜“撞水撞粉”的花鸟工笔图卷,欧洲古典大师与中国古代书画的气韵在彭斯的白马那里悄然融合。艺术家们至此与“当代焦虑”握手言和。
第五部分“童话的独白”,展出来自高瑀、颜石林、陈飞、李彬彬、孙莹、金钕、郝朗、贺娟、李鑫宇的作品。“卡通”一度成为“80后”艺术家最醒目的标签之一,这一热潮在08年接近顶峰,随后逐渐冷却下来。童话虽缤纷热闹,观者也开始好奇背后个体的独白。毕竟,同样是披着卡通的外衣,可以借古讽今、玩世不恭,也可以表达淋漓纯粹的少年之思,少女之梦……凡此种种都是萦绕于“80后”心头暂未消逝的童年和时代狂潮中的荫蔽灵魂的绿洲吧。

终于,属于“80后”一代的定语依旧悬而未决。

 

 

 

 

海上升明月
——龙美术馆藏“海派”绘画展

 


展览时间:2016年3月25日开展
展览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罗山路2255弄210号

与中国近代史几乎同时起步的“海派绘画”,不仅曾占据着中国绘画的半壁江山,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影响着中国画的发展方向,而今日的海上水墨绘画又与这往昔的海派有着一种怎样的关系呢?或者说,在这一百年多年里,海派绘画经历着什么样的变迁呢?为了厘清其发展脉络,我们从馆藏作品中遴选出30位既有海派血液,又能在各自所属的时代里推陈出新的艺术家。

就早期的海派绘画而言,的确表现出某些融于市场的特征,这种特征在虚谷、任颐以及吴昌硕的笔下尤为明显,如浓郁的世俗题材、艳丽的施色方式等。但海派绘画自始至终都没有背离过中国绘画的传统精神和笔墨内涵,即便是在西方思想被大量引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我们依然能从吴湖帆、陆俨少、朱屺瞻、谢稚柳、陈佩秋等艺术家的笔下感受到浓厚的古典精神和文人情怀。

在二十世纪中期新中国成立以后,“现实主义”在全国范围内风靡盛行。此阶段的上海水墨艺术创作,较多的表现为在现实主义题材中追求笔墨趣味,或将传统经典文学题材借以视觉化的表达,如韩敏、刘旦宅、蔡天雄、戴敦邦等便是这一时期之代表。

随着80年代西方艺术思潮的涌入,上海水墨画坛也变得愈发活跃,一时间实验水墨、学院派新国画以及传统海派等并存,开启了上海水墨艺术的多元化格局。本次展览中的大多数中年画家诸如陈家泠、陈心懋、陆春涛、毛国伦、施大畏、杨正新、乐震文、韩硕、褚立民、车鹏飞、丁一鸣、庞飞等,均属于在不同类型的领域里取得一定成就的艺术家。

而今,都市化进程的加快使上海水墨艺术的发展进入新纪元,几乎所有的青年水墨艺术家都开始思考如何合理的转化传统水墨语言,用以表达当代的都市文化与情感经验,例如叶芃、邵仄炯、毛冬华、鲍莺等艺术家分别致力于从观念、材料和形式语言的角度发掘出水墨新的表现力。

在上海水墨艺术再度被关注的今天,若我们能冷静的审视自身的文化传统,虔诚探索,不断凸显出上海水墨的文化特性和精神品格,宛如海上明月,再耀江南!

 

 


演出剧照及其它

你可能感兴趣的演出

更多>>
在线客服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