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个,你就能血条全满的去看列夫-多金的《兄弟姐妹》了!

安妮看戏wowtheatre 安妮看戏wowtheatre   评   [天津]圣彼得堡小剧院─欧洲剧院列夫·多丁戏剧作品《兄弟姐妹》   2017-02-27 11:15:14 0

还有一周,第七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开幕大戏《兄弟姐妹》就要上演了。自《兄弟姐妹》演讯发布以来,这出戏的相关信息持续刷屏,我们对多金、俄罗斯戏剧,似乎都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

我们已经知道,《兄弟姐妹》演出(含中场)总计8小时。根据我的经验,超长时间观剧体验,尤其是对于不熟悉的文本、导演、背景故事,不但容易看得似懂非懂,且极易感到疲劳。

为此,我们非常温馨地为大家准备了这份超实用导赏——我敢说,收藏并阅读这篇文章,你就可以放心地走进《兄弟姐妹》的剧场。



经过一周多的鏖战,我啃完了费·阿勃拉莫夫的原著《普里亚斯林一家》三部曲、读了剧本、做了不少笔记,终于对这部前苏联史诗般的宏篇巨作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




苏联时期老照片


从列夫·多金导演受邀参加本次林展的消息传开以来,仿佛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位俄罗斯圣彼得堡小剧院的国宝级导演将带来的8小时舞台巨制——《兄弟姐妹》。马拉松式的剧场呈现背后究竟怎样一个宏大的故事?这是我迫切想要了解的,相信也是很多朋友所好奇的。

《兄弟姐妹》改编自小说原著——苏联作家费·阿勃拉莫夫Ф. Абрамов小说四部曲《普里亚斯林一家》(共四卷:《兄弟姐妹》1958、《两冬三夏》1968、《十字路口》1973和《房子》1978)。小说继承了“奥维奇金派”揭露农村矛盾和肖洛霍夫的写实传统的传统,对农村的生活进行深入的观察和思考,注重写人,注重揭示人的心灵。

因为谴责了战后初年苏联农村贫穷落后的现实和农村政策的失误,第二卷《两冬三夏》在完成后引起了争论,连同十年前写作的《兄弟姐妹》也被指责为有强调困难的自然主义倾向。1985年圣彼得堡小剧院将小说搬上舞台,从此名声大噪,常演不衰。


《普利亚斯林一家》


基于经验:剧本由小说改编,虽与原著一脉相承,但对于广大观众而言阅读原著并非必要。换句话说,戏剧作品本身完全可以是独立的作品,倘非如此,未阅读小说者若理解剧情有困难便是戏剧改编的问题了。另一方面,想要百分之百读懂剧情又是坐在剧场里无法实现的,毕竟百万字的原著中的大量前情交代无法一一保留,必然有缩减。因此,就理解文本而言不得不阅读小说。

因此,我决定以剧本为核心和出发点,适量结合小说补足细节,来向大家介绍《兄弟姐妹》。


Part 1:Q&A速览

Q:请用一段话概述本剧大体讲了个什么故事?

A:1945年到1949年期间,在苏联北部的偏远小村庄佩卡希诺,“新生活“集体农庄的村民们原以为盼来和平的好日子,却在战后数年里依旧过着苦日子。农庄主席惨淡经营,夹在上级的生产指标与底层农民的疾苦之间难做人,农庄的未来去向何方?一连串的恩怨纠葛过后,是理想生活的幻灭与对人性的失望。

Q:本剧的主角是谁?有没有主线剧情?

A:严格意义上说,本剧没有唯一的主角。原著小说中共出现了几十号个性鲜明的人物,在剧本改编后,保留了十来个有名有姓的人物。普里亚斯林一家约莫可以称作主角,安菲萨、卢卡申夫妇是另一条重要线索,此外便是群像式的人物图谱。全剧所展现的是一整个农庄在时代中的颠荡起伏,与其归纳情节脉络,不如从单个人物入手进行梳理。



Q:剧名“兄弟姐妹“的含义是什么?

A:斯大林在卫国战争期间用“兄弟姐妹们“这一称呼给苏联人民打气,以取代较为官方的”同志们”、“公民们”。实际上,我特意注意了小说中每一次出现这个字眼的地方,体会到这个称谓背后的丰富感情:战争当头,父老乡亲们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就像一家人,同仇敌忾共度难关;然而人们彼此间的感情究竟有多深?我不认为“兄弟姐妹”仅仅象征着作家对底层人民的同情与怜悯,背后还有人情冷暖与世态炎凉。人们究竟为了什么而团结起来?一定是高尚的目的吗?一句“兄弟姐妹”,足以架构牢固的同盟吗?

Q:关于故事发生的那一段时代背景,我们应当了解些什么?

A:关键词:卫国战争、集体农庄、斯大林模式。本剧起始与战后的苏联,百废待兴。城市的重建与工业的复苏将压力推到了农业上,一定程度上“剥削”着本就脆弱的农业系统。苏联的集体农庄现在1918年,从列宁至斯大林一直努力执行农村集体农庄化的强硬政策,以便消灭地主和富农阶层,从农民手中获取更多的粮食支持城市工业化。计划经济下,上级不断给集体农庄派发指标,完不成任务相关人员就要负担责任。集体农庄成员为农庄义务劳动,按劳动量计算劳动日,按劳分配派发口粮。每家每户也有少量的自留地可供自给自足。


卫国战争珍贵老照片


Q:这么多人物,能记得住、认得清吗?

A:有一定难度。下面列举几位重要人物,最好记一下:米什卡·普里亚斯林(米沙、米哈伊尔):普里亚斯林家的大哥和顶梁柱,农庄的第一劳动力/丽莎·普里亚斯林娜:米什卡的大妹,普里亚斯林家老二/安菲萨·彼得罗夫娜:前任农庄主席/卢卡申:现任农庄主席/叶戈尔沙:米什卡的发小,后与之渐行渐远/彼得·日托夫:退伍军人,一条腿残疾/伊利亚·涅焦索夫:退伍军人,党员/瓦卢哈(瓦尔瓦拉):农庄最漂亮也最风骚的女人/季莫费伊:退伍军人,几乎整个战争时期在俘虏营度过/加尼切夫:区里来的特派员。



Part 2:剧本&文本介绍

剧本结构:上下两部


人物:严格意义上没有核心人物,群像式地描绘了整个集体农庄的人们。普里亚斯林一家、两任农庄主席安菲萨和卢卡申,可看作主要线索。


时空背景:1945年到1949年的苏联,北方一座偏远的村庄佩卡希诺(“新生活”集体农庄)。


注:戏剧改编主要取材于小说四部曲中的第二、三两部,同时将第一部中的部分情节糅合到了人物对话当中。因此先对《普里亚斯林一家》第一部做一个情节概括,作为本剧的前情交代。(若无此部分情节也不影响观剧,但为了更好、更连贯地理解剧情,特此整理)



以下部分是《兄弟姐妹》的前情:

本剧开始于1945年,战争胜利了,人们陷入狂欢,并陆续迎来从前线回来的丈夫和父亲——当然,绝大多数永远地沉睡在卫国战争的战场上。


1942年的苏联,红军在前线遭受巨大损失节节败退,乌克兰一带大片良田沃土落入纳粹德国手中,使得为战争及整个国家供应物资的压力落在了大后方的农民——女人们、老人孩子们的肩上。


佩卡希诺,这座有着广阔森林但贫瘠土地的村庄,已经为前线输送了六十多名青壮年,如今留守的人们过着半饥荒的生活,却在为战争和国家不曾停歇地在集体农庄中劳作。


集体农庄主席李哈乔夫的错误领导和瞎指挥令村民忍无可忍,以安菲萨为首的村民表示抗议,结果李哈乔夫被撤职,安菲萨莫名其妙地被推举为主席。安菲萨没有经验,起初很慌张,但她是个聪明能干的女人,渐渐地将农庄工作带上正轨。负伤军人卢卡申来到大后方,作为特派员巡视附近的农庄。瓦卢哈是村里最美的女人,却也相当风骚放荡,丈夫参军去了,她却从没停止过勾搭身边的每个男人。在这个几乎看不见年轻男人的村子里来了这么一个男人,她一心想要引诱,不过卢卡申克制住了自己。殊不知,安菲萨在长期的工作中也恋上了卢卡申,却选择压抑自己的情感专心于工作。耕种的季节来了,整个村庄陷入农忙,农庄内开展耕地竞赛,每个人都发了疯似的劳动。


普里亚斯林一家却举步维艰,瘦弱的安娜拉扯着六个孩子,前线的丈夫伊凡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一纸阵亡通知书终究没有放过这个家庭。14岁的长子米什卡,他的童年结束了,不得不提前成长为一个男人,扮演起父亲的角色,一个能让母亲依靠的男子汉。安娜趁夜色偷取农庄仓库的粮食被安菲萨逮个正着,米什卡目睹了这一现场。然而安菲萨最终把事情压下去,因为她知道普里亚斯林一家太不易了。


卢卡申伤愈后决心重返前线,临行前向安菲萨表白未果,却中了瓦卢哈的计:安菲萨撞见卢卡申抱住瓦卢哈,悲愤交加,最终没有去送行,结果误会大白,追悔莫及……(《普里亚斯林一家·兄弟姐妹》)



以下部分是《兄弟姐妹》剧情概要:


上部:村民们围在岸边迎接男人们的归来。17岁的米什卡和邻居斯塔夫罗夫家的叶戈尔沙——他最要好的朋友,也从采伐站的岗位上回来了。米什卡已经长成壮实的大男孩,就像他父亲那样。村里的女人们看着他感慨万千,如今村里这样强壮的劳动力就只有我们的米什卡了。

米什卡回到家与家人团聚,带回简单的礼物,却感动地大伙眼泪直流——战争胜利了,家里依旧贫穷,眼下的生活已经很知足了。瓦卢哈组织起全村的人们一起狂欢,人们欢呼着向敬爱的农庄主席安菲萨致意,安菲萨则盛赞了米什卡,对其寄予厚望。众人狂欢,米什卡也放纵了,乃至酒后失态。殊不知,半醉半醒的状态下,走进了瓦卢哈家门。


整个村庄都在谈论,瓦卢哈勾搭上了米什卡!安娜气晕了,米什卡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赌气从家里搬走。安菲萨心疼普里亚斯林一家,受安娜之托拆散了瓦卢哈和米什卡,恩怨就此结下。安菲萨的丈夫从前线回来了,可她感到的只有焦虑:尽管光荣归来,丈夫当初怎样对她使用暴力、害她流产的事实是忘不掉的。同时,战争期间她又爱上了卢卡申。


农庄再一次沸腾,安菲萨竟然跟自己的丈夫提了离婚。听说前夫跟着瓦卢哈进城了,安菲萨倒是十分开心。而米什卡此刻依旧赌气不归。


安菲萨因种种原因被撤职,上级决定“该结束女人统治的时代了”。在换届选举上,竟没有人愿意为安菲萨说句话,仿佛这几年来她不曾带领大家渡过难关、不曾奉献自己的全部。


米什卡记恨着安菲萨,也不愿发言。就这样,新的主席诞生了,大伙都跑去巴结这位可能为他们带来美好未来的佩尔申。米什卡终于回到家,母亲和妹妹都为安菲萨难过,他却很不屑。叶戈尔沙来信了,说到在驾驶学校,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下部:卢卡申从前线归来,并代替了佩尔申担任农庄主席,并和安菲萨在一起了。彼得·日托夫来访,拿这对“新婚夫妇”打趣,有意无意地对卢卡申袒露了一些真实的想法:大伙对安菲萨的意见来自于,男女比例早已严重失调的农村里,她安菲萨竟然还挑三拣四,“勾引两个男人,不要就丈夫,要新丈夫”。安菲萨十分难看,卢卡申继而和日托夫发生争执,主题是:为什么战后这么些日子了,生活不见好转。卢卡申直言不讳,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吃下去的。


农庄的打铁铺荒废许久,卢卡申执意要把伊利亚·涅焦索夫留下来打铁。众人诧异,伐木任务是上头的死命令,怎敢私自撤下劳动力。卢卡申态度强硬,并亲自上林场代替伊利亚工作。


季莫费伊从前线回来了——洛巴诺夫家四个参军的男人唯一幸存回来的。起初,家人喜极而泣,终归留了一个男人安全回家。然而季莫费伊从战争一开始就做了俘虏的事实,加之他成天捂着肚子喊疼、没有劳动能力,让家人们、村民们,尤其是他的父亲开始厌恶。米什卡看不惯偷懒的人,催促他去林场干活。唯有季莫费伊的妻子和妹妹关心着他,告别妹妹后季莫费伊进城看病去了。不久后,传来季莫费伊罹患癌症逝世的消息,米什卡内疚不已。


叶戈尔沙骑着摩托回来了,气派而体面,而米什卡还是那个米什卡。二人的一番谈话悄然为后来的决裂埋下伏笔。上级派下任务“征收”国债,卢卡申和特派员挨家挨户“搜刮”,想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老实的党员伊利亚被作为模范要求购买最多的国债,妻子忍气吞声不愿理睬眼前的一切。

特派员拜访安菲萨夫妇家,酒过三巡,安菲萨不觉说出了许多真心话,任凭卢卡申示意她别再开口。“安费萨说得对,我是个骗子!首要的任务应该是让老百姓吃饱!”尽管特派员事后同卢卡申这么说,最终认清了现实“我认为,我们不是思想家,我们是党的兵。"


日托夫一帮人聚集在一块,讨论着明天要去河岸卸货,为农庄修牛棚的事管他去呢!卢卡申在暗中听到了这番谈话。


叶戈尔沙要娶丽莎,米什卡一百个不同意。叶戈尔沙卖掉摩托买了一头牛,丽莎最终还是打赢了。媒人上门来了,婚礼不久后也举行了,米什卡只得接受这一事实。


为了农庄的牛能安全过冬,卢卡申私下分给木匠们媒人15公斤麦子。事情败露,卢卡申被逮捕法办,安菲萨上区里求情,但她知道没希望的。


米什卡深感不公,起草了一封信请求释放卢卡申。米什卡四处请人在信上签名,没有人愿意冒风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米什卡感到绝望。在叶戈尔沙的极力反对下,丽莎义无反顾的站在了哥哥一边,选择了她认为正确的事。“没良心的人不应该生存。“



以下部分是关于《兄弟姐妹》的文本解读:

在佩卡希诺村,生活早已远去。人们仅仅生活在生存线之上,而这并不是因为粮食的短缺——相反,战后的仓库不曾空过——但那是集体的,或者说,是国家的,总之不属于任何劳动者,真正到手的部分全凭上级安排。


为了祖国的重建,每个人都应该相应国家的号召,贡献自己的一切。那好吧,除非真的一无所有,否则就应当不断地贡献,主动地贡献,为了共产主义。



大的悲剧都是在过去发生的,可怕之处在于重大的悲剧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应该对过去的有所反思。——列夫-多金


前苏联某些地区在二战结束后,成年男女比例失调到3 : 97,成了当时严重的社会问题。因此,《兄弟姐妹》里对性的描述不是无聊,不是色情,而是对生命渴求的一种叙述,对生命欲望的一种礼赞。


男人都上前线了,牺牲了,村子里最多的不是别的,是寡妇。 死去的不仅仅是男人,还有信仰。要信仰有什么用呢?反正明天是盼不来的。但今天终究要熬过去啊,所以生活到底还存不存在?小说的结尾,米什卡·普里亚斯林望着眼前青青的冬麦田,和祖国辽阔的土地。“在这些艰难的岁月里,是他和佩卡希诺村的妇女们使祖国从废墟中站立起来,重建了城市,养活了城市。”


生活不曾走远,生活还将继续。


Part 3:谁是原著作者费·阿勃拉莫夫?


费·阿勃拉莫夫


费·阿勃拉莫夫是五十年代登上文坛的。他被誉为当代苏联“最优秀的散文作家之一”。


出生在俄罗斯北方一个多子女的农民家庭,很早就沦为孤儿。他的经历使得他与农村息息相通,他的作品更散发出浓郁的泥土气息。他把农村看作是“一口装满了生命之水的井”,把真实地描写农村看成是自己应尽的职责。俄罗斯农村及其人们的生活状况、精神面貌、道德风尚,他们的疾苦、愿望、理想,是他首先关心的问题,是他创作活动的中心。综观费·阿勃拉莫夫的整个创作道路,把他称为俄罗斯农村的歌手、当代俄罗斯农民形象与性格的创造者是并不过分的。他的作品的确展现了俄罗斯农村生活的广阔画面。


阿勃拉莫夫在第六届全苏作家代表大会上发言时说:“在文学中大量地谈到老一辈和前一辈的人们,是渴望领会和保持他们的精神面貌,他们的道德水准和道德力量。正是这些,使俄罗斯在最严酷的考验中未曾在地球上消失。”


前苏联农村图景


延伸1:《普里亚斯林一家》与《平凡的故事》

通读阿勃拉莫夫《普里亚斯林一家》四部曲,非常直观而强烈的感受唤醒我对《平凡的故事》的阅读记忆——二者有着许多相似之处,若曾阅读过后者,可以帮助你更好地把握这两部农村主题文学作品的艺术特点与感情基调:

1、纪实文风,细节描写细致入微,令人身临其境。没有对生活零距离的体验与观察,是无法写出此二者这般细致的细节描写,包括环境、农业劳动、人际关系、人物的心理活动等。阿勃拉莫夫与路遥都是经过数年的苦心孤诣,方才锻造出不朽的纪实风格农村题材文学作品。

2、既不粉饰,也不批判的叙述立场,最接近真实地展现时代。从触目惊心的农村疾苦中,我们能够体会到那个时代的农民所遭受的苦难;另一方面,质朴的民风、危难时期乡里乡亲的互帮互助又让人恍惚,为了生存不抛弃任何希望、对未来永远充满希冀的精神力量震撼人心。从官僚主义的作风、盲目指挥中我们批判当时的错误路线;另一方面,小说用大量篇幅描写决策层人物的思想斗争,而非直接扣上政治传声筒的帽子进行批判。看似反乌托邦,实则不然。只负责叙述,不负责判断。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延伸2:从小说到戏剧

在我看来,如果把《普里亚斯林一家》三部曲(剧本只改编前三部)看作是中国戏曲的全本戏的话,那么列夫-多金的《兄弟姐妹》一剧可以看作是“小全本”。

小说的情节极其冗杂,情节交错,多线发展,显然是难以直接搬上舞台的。本剧在进行文本的二次创造过程中,巧妙地在挑选主干情节的同时,将部分次要信息整合、改造,再镶嵌到主干情节中来。更有甚者,干脆“张冠李戴”以便省得让新的人物出现。这样的改编是可以被接受的,浓缩的剧场时间由不得铺陈开来讲故事,简单、有力即可。


在此抛出一些问题——

-像《普里亚斯林一家》这样难得一见的优秀文本在被搬上舞台时,导演的功力是如何显现的?

-除去基本的舞台呈现,哪些是属于超越原著的再创造呢?

-在赞叹文本之精妙的同时,到底什么是属于舞台的、独一无二的魅力呢?

-《平凡的世界》已经被搬上了荧幕,试想《普里亚斯林一家》更适合舞台还是荧屏,亦或是最适合案头阅读?


以上。我们剧场见。



( 文/费洛凡,转载自公众号:安妮看戏,文章有所删节,图片来自网络,原标题:独家 · 必看 | 给观众:你一定需要的,列夫-多金《兄弟姐妹》最实用演前导赏)

首页 > 社区 > [天津]圣彼得堡小剧院─欧洲剧院列夫·多丁戏剧作品《兄弟姐妹》

分享 3

抢个沙发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