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德普船长来说,家有舞女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深焦 深焦   2017-06-15 12:13:46 0


《舞女》海报


这部在奖项之外的人气佳作,一直带着两个标签:1、约翰尼.德普女儿的出演,2、配受瞩目的导演处女作。



相信在很多人心中,法国戛纳电影节就像是新浪潮、新电影、先驱者,还有艺术片的代名词。在这十天里,从世界各地汇聚来的电影创作者、影评人、媒体人,都是带着好奇的目光,去发现、去品评每年来到戛纳的各类电影。这里也许是接受度最高,尺度最大的殿堂级电影盛会了。


从今年的《保持站立》《小姐》《玛鲁特》等影片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戛纳包容的气氛,抛开那些影评人眼中的高分佳作《胡丽叶塔》《毕业会考》等热点,还有爆冷拿奖的《我是布莱克》《只是世界尽头》《美国甜心》等等,还有一部在首映后就口碑爆棚、观众掌声雷动持续5分钟之久、明星帅翻红毯、美翻粉丝的电影佳作:《舞女》。



这部影片也是仅仅观影四天的小玄儿心中的最佳影片,原因只有两点:视觉表现和故事本身都非常抓人。当小玄儿特意跑到报箱资料区,索要电影宣传手册时,工作人员第一反应问我:“听说约翰尼.德普的女儿出演了这部电影,她表现的怎么样?”。而当小玄儿看到该片的男演员:加斯帕德·尤利尔,同样也是今年多兰的新片《只是世界尽头》中的男演员时。突然反应过来,这部《舞女》虽是导演处女作,但是演员阵容可以说是非常抢眼的一条风景。相信该片的制作方,打从一开始,就是奔着一鸣惊人的目的来到戛纳的。


拙技与天才的碰撞


本片的女主角饰演者:斯特法妮·索科林斯克(Soko),与她曾出演的作品相比,她曾是小K,也就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前女友的八卦,让她更加的惹人注意。她在影片中饰演一位出身低微的农场姑娘,如何从一个美国乡下的无名女孩儿,转身成为法国巴黎的现代舞蹈艺术家:洛伊·福勒。对于她来说,被观众接受是她舞蹈生涯的第一部,而如何接受真实的不完美的自己,更是她内心中的一道坎儿。



(左起:导演、Soko、莉莉德普、梅兰尼·蒂埃里、加斯帕德·尤利尔)


可以设计并演绎出,19世纪晚期超前又惊艳的现代舞蹈的洛伊·福勒,却对自己的出身和才华,怀有强烈的自卑和怯懦。这让整部人物传记片中,女主人公的内心戏,更加的饱满,又充满矛盾和冲突。而洛伊·福勒在舞台黑暗的背景前,彩色玻璃灯光下的起舞,与她遇见另一位美国女孩儿:伊莎多拉后,呆呆的痴迷和无脑的盲从的状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影片中,约翰尼· 德普的女儿:莉莉 · 罗斯 · 德普,饰演了这位天生的舞者。她在影片中,呈现了自然派现代舞者的风范,随意的跟着音乐起舞,与环境里的物体和人物恰当的互动。轻盈如风,自然如水,是力量从腰肢到指尖,散发出来的,美的气息。除了舞蹈方面,瘦小的莉莉 · 罗斯 · 德普,在影片中,用她的一双大眼睛,为我们演绎了一位,看似崇拜洛伊·福勒的舞者,实则却把她当作垫脚石的心机女孩儿。


而女演员:斯特法妮·索科林斯克(Soko)本身,就流露着野性要强的一面,她在影片中饰演的洛伊·福勒,有着感受美的心灵和原创设计的灵感。而她自创的舞蹈,更是常人所不能及,双臂挥舞一米长的竹竿,持续几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样的拙技背后,却呈现出了我们前所未见的美。而法国人向来最懂得欣赏前卫艺术,洛伊·福勒一路从小剧场,走到歌剧院。她像练习拳击一样,练习舞蹈。她与莉莉 · 罗斯 · 德普饰演的伊莎多拉·邓肯,这种天生的舞蹈胚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拼命的隐藏,一个忘我的自然。


这部影片里,不仅仅是曲折的人物传记剧情,更是用人物的反向典型,露骨的刻画出人物的缺陷和自卑。正所谓,人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是要追求什么。洛伊·福勒与伊莎多拉的相遇和单恋,都像是命运的安排和讥讽,将洛伊·福勒一路拽到谷底,然后静待她自己站起来,走下自己的舞台,证明自己的存在。


影片的男主角:加斯帕德·尤利尔在采访中说,导演拍摄舞蹈的过程,更像在拍摄拳击赛,猛烈的训练,加上拼尽全力的演出。而这部名为《舞女》的电影,确实给人带来的感受,不是柔软的丝绸和飘荡的花朵,而是顽强的自我展现和内心欲望的释放。



这也是为什么,黑暗中的洛伊·福勒一起舞,那种双臂挥舞出的生命力,以及变换的色彩和魅惑配乐,足以撼动大荧幕前观众的原因。如果说,伊莎多拉是忘我的自然流露出肢体的舞蹈,那么洛伊·福勒则是抛开生命去追求极致的美,她的舞蹈艺术,更加的强烈和浓郁,两位舞者更是两种极端的舞蹈艺术体现。这也同样抛给了观众一个问题,排除人物的喜恶,你又更能接受哪一种舞蹈艺术的形式?是大型器械的现代装置艺术加上原创苦练的新锐舞蹈,还是回归自然的更加纯粹的肢体舞动?


在艺术的殿堂鉴赏艺术


影片带来的,对于艺术和舞蹈的鉴赏与欣赏的多元化,其实更能在戛纳的这个艺术电影的圣殿里,被更好的扩散并引起关注。每个人欣赏艺术的角度和方式都不同,究竟洛伊·福勒的舞蹈算不算艺术,而她的付出又值不值得,她到底是身陷在舞蹈类型的局限里,还是她开创了一个狭小领域里的无限可能?


19世纪晚期的观众和如今21世纪的我们,鉴赏艺术的角度和方式,是否有所不同,品味和眼光,是否就更高一筹,还是更加的客观包容,就要看每个人的对该片的真实感受了?就像在戛纳,影评人和评委会欣赏的电影,也许全然没有交集一样。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心中的最佳。而对于舞蹈艺术和舞蹈艺术家来说,每一位在台下鼓掌的观众和欣赏她们的人,就是她们存在的意义和证明。对于电影和电影创作者来说,也是一样。





影片中,当最重要的演出因事故而被迫中止,摔下舞台的洛伊·福勒,依然得到了歌剧院里无数观众潮水一般的掌声。这才是令她,重新在骄阳和月光下,自信微笑并且自由起舞的缘由。即便影片的故事,从剪辑到转换,由于有着太多的人物和情感线要交代,而显得有些繁杂,但是通篇还是给人留下了,每一次舞蹈,都推进着主人公:洛伊·福勒,一点一点到达极限,并且触及自己的底线后,再一次从失败里爬起来,重新树立自信的过程。她的顽强与抗争、舞蹈与人生,都更让观众体会到了那种,肉体疼痛般的用力和炸裂一般的美轮美奂。


他不是Gay,他迷倒众生。


充满疼痛又辛苦的成长历程中,洛伊·福勒的一段异性情感关系,更是让影片在开篇不久,就抓住了观众的目光和好奇心。当一位穷苦人家出身的女孩儿,遇上一位痴迷自己的法国贵族,两人的关系立即就引起了人们的遐想。如果说洛伊·福勒的舞蹈经历,更像是飞蛾扑火的话,她还一路燃烧了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一切。


父亲的意外死亡后,进入她生命的第二个男性,除了剧场的老板,就是来自法国的贵族:路易斯。由法国男演员加斯帕德·尤利尔饰演的男主角,一如既往的鬼魅和迷人。他的帅气和伤疤,从未影响他的演技发挥,从《少年汉尼拔》到近期的《圣罗兰传》,他不愧为今年戛纳《舞女》和《只是世界尽头》两部大热影片的红毯焦点。他左脸上特有的“酒(刀)窝(疤)”,更是为角色注入了亦正亦邪的气质,怕光、嗑药、痴迷女性的肉体,以及一切美的事物,路易斯确实是很多贵族怪癖和纯真之心的集合。


路易斯和洛伊·福勒的一段,不正常的异性关系,掺杂着太多的迷恋、依赖,以及难以割舍的情谊。洛伊·福勒对于路易斯的依赖和无情,路易斯对于自己的生无可恋,都是令影片悲情的元素和戏码。在路易斯怀里哭诉着,如果没有了舞台和舞蹈,就一无所有的洛伊·福勒,令人想起《NANA》里,没有歌声,就没有了一切的歌姬蕾拉。她们最美的那一面,也是她们最脆弱的一面,这一切,只有洛伊·福勒的心灵伴侣:路易斯懂得,所以他对待洛伊·福勒,更多的是溺爱、不语和顺从。


只能说,加斯帕德·尤利尔的演技,又精进了。深夜树林里的疾驰,一甩手的火焰,令人印象深刻的如同《飞鹰艾迪》里,狼叔弹飞的那一颗烟头。


没有人记得她,正是我创作的源动力。


影片资料中说,当女导演:斯蒂芬妮·迪·朱斯托,看到洛伊·福勒的故事后,这位美国农场女孩的故事,鼓舞了她第一次拿起导筒,创作并指导这部人物传记影片《舞女》。洛伊·福勒野生的,对于美的观察,以及她对早期综合舞台艺术的尝试,都令她不该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艺术家。而如今几乎没有人记得她的是谁,更是成为了导演:斯蒂芬妮·迪·朱斯托,作为一个女性,更加的想将这个故事搬上大荧幕的初衷。


早在19世纪晚期,洛伊·福勒让单一的舞蹈艺术,扩展为新技术的舞台,数学、化学、灯光舞美,都在她的设计整合下浑然一体。影片在导演和灯光师、摄影师的努力下,将并没有任何影像资料留下来的舞台表演,重现在了大荧幕上。而那些在舞台背后,清晨与黑夜里的伤痛和眼泪,更是指向每一个荧幕前的观众,谁不曾在暗地里默默努力,又总是自叹不如的看着那些镁光灯下,所谓的天才们,如何聚焦了世人的眼光,而每一个人都是世俗眼光和阶级偏见的受害者。相信影片之后,长达五分钟的掌声里,一部分是为了主人公奋力突破、重拾自我的精神,一部分是对主创们重现故事的敬意。


《舞女》影片最后的字幕里说,有人评价洛伊·福勒是生长在黑暗里的花朵,而这部电影的意义,更像是在说,这颗在污泥滋生的花朵,全因你的欣赏而绽放。



首页 > 社区 > 

分享 0

抢个沙发

图片